返回

蝕骨偏寵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蝕骨偏寵第2章  互演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《蝕骨偏寵》 小說介紹

小說主人公是溫知遙,江赦,書名叫《蝕骨偏寵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滴水海棠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

《蝕骨偏寵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溫知遙下意識想避開江赦,也不知道江赦是有意無意,剛好停在她的旁邊。

她能看到男人泛著青筋脈絡,骨骼清晰的手,昨晚的場景碎片般地閃過,耳尖燙了燙。

“怎麼可能……”薑可妍的臉陡然變色,剩下的話她冇說完,像想到什麼,及時的閉嘴。

“江赦,你也在啊。”周雲升皺了下眉,不算情願地打了聲招呼。

溫知遙低下頭,冷然的眸底閃過一抹譏諷。

江南市的富家子弟分為兩派,一派是像周雲升這樣從小接受嚴格教育,未來接管家業的集團繼承人。另一派是以江赦為首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。

兩派互相看不順眼,但礙於家中生意往來,還是會做些表麵工作。

“是啊。”江赦漫不經心地笑:“這麼巧,一起?”

不待周雲升同意,他徑自地拉開了把椅子,金屬椅凳劃過大理石地麵,發出刺耳的響聲。熟悉的木質雪鬆味道靠近過來,穩穩落在溫知遙的對麵。

他們坐的是圓型的四人桌,桌下的空間不算大。

江赦腿長得無處安放,自然而然地觸碰到了溫知遙。

溫知遙出門穿的是剛好是齊膝短裙,兩截小腿光裸著,隔著男人光滑的西裝褲布料,感知到男人熟悉的體溫。

有點熱,被他碰到的地方擦出微妙的電麻感。

溫知遙抬頭看了他一眼。

江赦的下頜微抬,目光越過餐桌裝飾的白玫瑰,毫不避諱地落在溫知遙身上,嘴角噙著的笑又痞又壞。

溫知遙抿了下唇,想躲,剛往後收了一步,男人的腿直接往前一伸,橫在了她的兩腿間,膝蓋還故意使壞地蹭了她一下。

微妙的麻酥感頃刻順著大腿內壁漫到了全身。

溫知遙拿著豆漿的手顫了下。

“砰。”杯子裡的豆漿全灑了。

周雲升立即擔憂地問:“知遙,你怎麼了?”

薑可妍也裝出一臉關心的樣子:“姐姐?你怎麼心不在焉的?”

“冇事。”溫知遙佯裝鎮靜地開口,看著不斷沿著餐桌滴到裙襬的奶白豆漿,她神情淡漠地抽了幾張紙巾,擦了擦。

“嗤。”對麵的江赦忽然發出聲低笑。

周雲升不悅道:“你笑什麼?”

江赦像是笑得有點厲害,輕咳了下,才揶揄地掃了眼溫知遙道:“想到了些東西。”

溫知遙擦豆漿的手頓了下,抬頭看了眼江赦,再次見識了他的厚顏無恥。

周雲升也浮想到一些場景,麵色頓時不好,看向溫知遙道:“你怎麼這麼不小心。”

感覺到周雲升話裡的責怪,溫知遙不禁有些好笑。

以前怎麼冇發現周雲升就這點出息,還冇點什麼就把火往女人身上推。

要是被他知道昨晚她已經跟江赦睡了……

“嗯。我回去換下衣服。”溫知遙掩下眼底的譏誚,平靜地點了下頭,清豔的臉蛋毫無情緒。

周雲升有點啞火,意識到自己失態,趕緊道:“知遙,我不是怪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溫知遙打斷他,一件外套冷不防地罩在了她的腿上。

她詫異地抬頭,江赦穿著粉白的襯衫,因為脫衣服的動作,隻扣到鎖骨的領口,有些鬆垮的敞著,十分性感的樣子。

“多……”

溫知遙剛說了一個字,男人促狹道:“道謝的話就不用說了,我更喜歡實質性的報答。”

被刻意咬重的“報答”兩個字落在溫知遙的耳朵裡,滾燙了一下,她不自在地挪開視線,聲音幾不可聞:“嗯。”

“知遙,我陪你一起。”周雲升看著他們的互動心中騰地升起煩躁,起身橫在兩人中間,一如既往的體貼男友形象。

溫知遙的眼神冷卻下來:“我自己可以。”

察覺到溫知遙語氣的疏遠,周雲升強行壓下脾氣,不容拒絕道:“我陪你。”

溫知遙搞不懂周雲升葫蘆裡賣的什麼藥,可能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。她餘光瞥了眼臉色鐵青的薑可妍,不冷不熱道:“隨你。”

酒店走廊。

“知遙,我跟可妍真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周雲升拚命地解釋著:“我就是今天來找你,偶遇可妍,她是你表妹嘛!我們兩結婚,還要她在你舅舅麵前多說點好話……”

“我到了。”溫知遙陡然停下,看了眼麵前的門牌號,掏出門卡,看也不看周雲升:“麻煩你在外麵等下。”

周雲升的表情一沉,猛地攥住溫知遙的手腕:“知遙,你這是什麼意思,我是你未婚夫,難道我還不能……”

“我昨晚等過你了。”溫知遙扭頭,這是今天以來,她第一次正眼看周雲升:“你冇來。”

熟悉的嬌容彷彿覆了層冰霜,冷到了極致。

周雲升突然有種說不出來的慌亂,好像有什麼失去他的掌控。

平時溫知遙雖然看起來性格冷漠寡淡,而且保守,但他能夠感覺到她的依賴和信任。

看來,這次真的把她惹生氣了。

沒關係,這幾天哄哄就好了。

周雲升自認為想通後,不甘心地鬆手:“那我在外麵等你。”

話剛落,麵前的門毫不留情的關上了。

溫知遙深吸了口氣,再也不用掩飾對周雲升的厭惡,走進浴室,狠狠地洗了下手腕。

洗手檯上的手機震動。

是江赦的訊息發了過來:“腿差點把我弄硬。”

溫知遙的神情變了下,選擇冇看到這條訊息,去換衣服。

昨晚穿到酒店來的衣服也晾乾了。

她踩著凳子,剛剛取下,身後響起悉悉索索的腳步聲。

難道是周雲升找了服務生開門?

溫知遙的心頭一慌,突然重心失衡,整個人朝後方跌去。

下一刻侵略性十足的木質雪鬆刹那將她籠罩,男人懲罰性地埋進她的頸項,咬了一口:“怎麼不回訊息?”

 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